一棵橡膠樹,三代育種人-新華網


一棵橡膠樹,三代育種人

2024-05-10???21:09:22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字體:

  黃華孫(右二)帶領團隊在膠園進行測產。右一為高新生。(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供圖)

  一棵超過百歲的橡膠樹,樹圍達4米,亭亭如蓋,靜靜佇立在海南島西部的儋州聯昌試驗站。

  像拜訪一位老友一樣,許多已退休多年的橡膠樹育種專家,經?;氐铰摬z園看望它,同時也到試驗基地“盯一盯”橡膠科研的最新進展。

  1919年,愛國華僑帶著珍貴的橡膠樹幼苗,從東南亞回到祖國,在海南儋州建立聯昌膠園。此后,膠園改建為用于橡膠育種的聯昌試驗站,中國橡膠科研事業就此標注歷史起點。

  “多少人為它殫精竭慮,無悔耗盡一生心血;多少人為它撒下火種,直至長成參天古木?!比缃?,年近九旬的橡膠樹育種科學家吳云通,時時掛念這棵海南現存樹齡最大的橡膠樹。

  新中國成立后,面對西方的天然橡膠封鎖禁運,這棵樹被我國首批橡膠樹育種人篩選出來,作為優良母樹,為我國橡膠產業的發展打下根基。這棵百年老樹,見證了我國創造北緯18度以北大規模種植橡膠樹的奇跡,同時也印刻了以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為代表的三代育種人接續奮斗橡膠事業的故事。

  “橡膠北移”

  世界離不開橡膠。國防裝備、航空航海、工農業生產、醫療衛生……被譽為“黑色黃金”的天然橡膠,是四大工業原料中唯一可再生的全球重要戰略物資。

  新中國成立后,工業和國防建設迫切需要大量橡膠。然而,當時國內橡膠樹種植零散。國際上普遍認為,北緯15度以北不適合種植橡膠,北緯17度以北更被稱作“植膠禁區”。在我國海南島、云南南部,以及廣東、廣西南部少數地區,橡膠樹雖可成活,但受制于低溫寒流、臺風、干旱等,生長尤為艱難。

  嚴峻形勢下,黨中央作出了“擴大培植橡膠樹”“必須爭取橡膠自給”的決定,從1952年開始組織人力,到海南等華南地區進行全面勘測、規劃,大面積墾荒植膠。

  為統籌加快橡膠科研育種,華南熱帶林業科學研究所(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前身)于1954年成立,并于1958年從廣東廣州遷至海南儋州。

  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老專家吳云通,還記得當時坐著“敞篷”卡車、機帆船、木炭蒸汽車,從廣州到雷州半島,再從海安港抵達儋州時的情景。一路上塵土飛揚,顛簸嘔吐,兜兜轉轉,跋涉多日,當走進長滿橡膠樹的荒郊野地時,人們才發現:向土地要橡膠,絕非易事。

  勘察測量,每天帶上行李干糧步行幾十里,晚上荒無人煙沒有宿處,就鉆進茅棚席地而臥;駐守膠園,經常能看到100多斤重的蟒蛇盤成一堆,還有喜追行人的蝻蛇和野豬;染上瘧疾,一個青壯年病發后兩次高燒就有可能喪命……

  那時剛剛大學畢業的吳云通響應國家號召,“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帶上行李直奔海南,開展天然橡膠引種、篩選和栽培研究工作。

  剛到基地,面對的景象讓人詫異:臺風過處,不少橡膠樹被攔腰折斷,園林一片狼藉。一次,還沒來得及清理膠園和住宅,試驗站便接到上級任務,要求在500畝老膠園中采集20萬斤橡膠樹種,供農墾部門育苗。于是,年輕的爬樹采果,年老的清理草木,年幼的趴在地上撿拾鮮種。十天鏖戰,終于完成任務。

  橡膠樹“一粒種子堪比一兩黃金”。從國外引種的橡膠樹,如不人工干預,自然繁育可能“一代不如一代”。要想“子孫發達”,就要不斷選出好的“父母”實現“優生優育”。那時候,科研人員集中精力做了兩件事:篩選天然橡膠品種,優化栽培技術擴大種植區。

  為了給老膠樹人工授粉,吳云通要爬上三層樓高的腳架,每次連續工作三四個小時。餓了,靠在樹上啃幾塊木薯。遇上雷雨天,人還沒來得及下地,全身便濕透了。橡膠樹的花比指甲蓋還小,科研人員采用的“雄蕊塞入法”,一次授粉幾百朵,對眼力、耐力而言是一場極限考驗。一旦站立不穩或踩空,人就可能摔下架子。

  聯昌試驗站地處偏僻農村,物資供應困難。舉家搬遷的專家、教授、職工,“草房上馬,平地起家”。新修的“面包房”不過15平方米,一家三五口人擠在一起,形同蒸籠;困難時期,主糧供應驟減,要四處尋找野菜瓜果補充;缺少煤炭,家家戶戶挎上砍刀、拉起鋸子,成群結隊忙打柴;臺風季節,河水上漲,試驗站對外交通斷絕,只能手攀鋼絲繩,涉水運糧。

  而對于橡膠樹育種,最艱難的還是“等待”。

  橡膠樹種下后,長8年方能割膠,再過5年才進入旺產期,產膠周期長達30年……漫長的育種周期,像一場沒有盡頭的馬拉松?!耙幻蒲腥藛T,參加工作時開始從事橡膠樹育種,可能到退休都出不了成果?!眳窃仆ó厴I時,有人給出這樣的“告誡”。

  吳云通一頭扎進橡膠園,他早就做好了準備,“即便一輩子都做不出學術成果,也要耐著性子去拼去磨”。幾十年間,吳云通等老一輩橡膠育種工作者,從聯昌試驗站將無數篩選出的橡膠樹苗,送到云南、廣西、廣東、福建等地試種。1995年,艱難選育出的第一批國內主栽品種得以成功。

  這些品種的選育,推翻了“北緯15度以北不適合種植橡膠樹”的論斷,創造了世界橡膠種植史上大面積北移、規?;N植的奇跡。1981年至1995年,我國僅在海南、云南和廣東三大墾區,橡膠干膠累計增產就達到194.5萬噸。

  1999年,全國橡膠育種攻關課題“橡膠樹優良無性系的引種、選育與大面積推廣應用”,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最早負責這項課題的老專家們,許多還沒見到最終成果,就已經與世長辭?!眳窃仆ǜ锌?,“我們這一代,只是解決了‘有沒有’的問題,育種工作任重道遠?!?/p>

  “良種密碼”

  橡膠樹被認為是最好的產膠植物之一,但“怕冷”是它的致命缺陷。

  我國植膠區地處熱帶北緣,寒潮、臺風天氣頻發,并非橡膠樹生長的“理想之地”。實現大面積種植后,膠農同時發現,通過引種選育的橡膠樹生長速度比較慢,抗風、抗寒能力不夠強。比如,一樣的品種,在馬來西亞種植5年就可以割膠,在我國則需要8年。

  “一定要育出適合我國種植的自主品種!”今年3月,記者見到時任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橡膠研究所所長的黃華孫時,他因病治療剛剛出院,身體還很虛弱,但聊到橡膠樹,眼里立刻有了光。

  在普遍缺乏自主品種的窘境之下,橡膠資源安全風險,仍像一把劍,懸在科研人員頭上。

  早在20世紀80年代初,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橡膠樹育種團隊,就啟動了耐寒抗風高產橡膠樹品種選育工作。作為吳云通的“接棒人”,黃華孫下決心“要突破發展限制,選育出耐寒、抗風、高產的新品種”。

  1984年畢業后,黃華孫加入吳云通的課題組,當時恰逢下海創業潮,橡膠育種科研氛圍讓他不免產生心理落差——老專家慢慢退出一線,“新鮮血液”難以引進。最艱難的時候,四五十人的育種團隊,只剩下幾個人。

  壓擔子、上課題,老一輩開始嘗試把年輕人推到育種工作最前沿??蒲袟l件落后,經費捉襟見肘,吳云通騎上自行車,帶著黃華孫在各個橡膠基地、實驗室之間穿梭往返,最遠的距離有10多公里,“看別人騎著好一點的摩托車,我們都會‘眼紅’?!?/p>

  “我們在接過老一輩未完成的試驗同時,也需要從親本選配和授粉雜交布置新的育種試驗?!秉S華孫說。每到橡膠基地,芽接、割膠、搭架、授粉、采果……他像個地道的膠農,每樣都要自己來。4月,40多攝氏度的高溫下,橡膠樹花開正盛,是授粉的最佳時間。暴曬中頻繁抬頭看樹、找花,脖子變得僵硬,一整天人都處于頭暈目眩之中。

  為了掌握第一手詳實的科研數據,將最新的品種、最實用的技術進行推廣,黃華孫還要經常調研農場、走訪膠農。

  有一段時間,他在海南五指山市毛陽鎮手把手教膠農做規劃、種橡膠,同時還要指導膠農抗旱、定植、做籽苗芽接,不知不覺竟在山上膠林帳篷里住了大半年。等下山回家,家人幾乎認不出他來:黑黢黢的臉,粗糙的皮膚,全身上下都是被蚊蟲叮咬留下的傷疤。

  而最受科研人員看重的“學術成果”,也因為橡膠樹育種的長周期“打上了大大的問號”。育種領域里,別人的試驗連做幾次了,橡膠樹團隊一次都還沒完成;別人論文發出幾篇了,橡膠團隊一篇都還沒成形;別人早就評先進、拿獎狀了,橡膠樹團隊看上去似乎還是“碌碌無為”,只能在一旁干著急。

  有人勸黃華孫轉行從事其他“容易出成果”的研究領域。誰想,生來倔強的他,守在崗位上一干就是40年,更沒想到能成為國家天然橡膠產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

  2009年9月,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傳出喜訊:在海南推廣面積80余萬畝的“熱研7-33-97”天然橡膠品種,經國家品種審定委員會審定達到國際先進標準。這意味著,黃華孫和團隊的多年心血終于結出果實。

  幾十年來,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還建立了從育種、栽培、土肥、采膠、病蟲防控、產品加工、膠園生態到產業經濟,從研發到示范“全產業鏈式”的研究體系,建成全國性天然橡膠科研和示范應用協作平臺,在國際上率先突破橡膠樹體胚苗規?;庇夹g,建立了世界首個橡膠樹體胚苗規?;a線,年生產能力超過100萬株。

  至此,我國天然橡膠生產解密“良種密碼”取得重大突破,品種“好不好”的問題得到了較好解決。

  橡膠育種,一頭連著戰略物資保障,一頭連著膠農穩定增收。

  “橡膠樹是我國熱帶地區重要的經濟作物,目前還沒有能夠完全替代它的作物?!秉S華孫說,盡管一段時間內膠價相對低迷,但天然橡膠用途廣泛、不會失收,也能長時間儲存,是熱區農民的收入保障?!盁嵫小毕盗行缕贩N,讓海南、廣東植膠區實現品種升級,產量增幅超過20%,年增加產值1.3億元。

  針對膠農“如何靠橡膠致富”的問題,橡膠樹科研團隊近年來更是做足了文章:聯系輻射示范縣開展科技幫扶;因時因地制宜,進村示范講解,宣傳良種良苗。在云南、海南等地,聽過講座的膠農無不感慨:他們講的都是先進實用的技術,“學了就能用,用好能致富”。

  如今,已退休的黃華孫,還是總往海南各地的膠園跑。黃華孫一到地里,看到橡膠樹長得好就開心,長得不好就臉色凝重。他喜歡摸摸每一棵橡膠樹,像撫摸著自己的孩子一樣。

  “根深葉茂”

  橡膠樹育種的接力棒,在新一代育種人中繼續傳遞。

  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橡膠所研究員高新生仍記得,2005年參加工作時,已經退休的老教授帶隊,領著年輕人跑遍海南全島橡膠樹種植區,調查強臺風導致的災情。上百畝橡膠林連片倒下,看不到一棵直立的樹……“這是職業生涯的第一課,品種更新換代滯后,對農民、產業造成的損失太大了!”那一刻,他意識到天然橡膠育種工作者的責任和價值。

  追隨老一輩的腳步,年輕的科研人員紛紛扎根膠園。凌晨時分割膠,他們就跟著膠農,調查橡膠樹死皮情況;天不亮到地里測產,他們取完膠乳回實驗室,一坐就是一天。高新生說:“前輩們也是這么走過來的,我們的幸運在于站在了巨人的肩上?!?/p>

  在他的印象中,工作20多年來,只有不到半數的國慶假期是在家過的。每到這時候,海南經常遭遇臺風天氣,都要到現場調查災情,對膠農、植膠農場開展技術指導,進行防風救災。每年冬季遇到低溫寒害,也都要第一時間趕到膠園。他回憶:“經常是老教授帶隊,基本上整個團隊全員出動,一隊人深一腳、淺一腳在各林段奔走?!?/p>

  種質資源,是育種的核心之一?!叭绻峁┑牟牧喜缓?,育種幾十年可能‘白干’?!眹姨烊幌鹉z種質資源圃副研究員曾霞說,“這個關口,我們自己要把牢?!?/p>

  科研團隊“傳幫帶”,年輕一代育種人不斷完善橡膠種質資源的收集、整理、保存。目前,設立于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的國家橡膠樹種質資源圃,已系統收集保存橡膠樹種質資源6462份,篩選耐寒抗風高產種質79份,構建了國際上數量最多、性狀最優的耐寒抗風種質資源庫,實現種源的自主可控,初步解決了“穩不穩”的問題。

  曾霞說,依托良好的種質資源和不斷突破的早期預測鑒定技術,長達40多年的橡膠樹育種周期,如今已經被縮短到27年。好的“預測技術”,可以更快解決品種選育問題。這意味著,年輕一代的科研人員,都有可能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育成新品種。

  有了盼頭,更有動力。在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橡膠育種團隊里的年輕人聚焦高效育種,將目光瞄準橡膠樹遺傳轉化、基因編輯、分子標記等新型育種技術?!跋鹉z樹經濟壽命在33年左右,到達年限后就要進行品種換代?!敝袊鵁釒мr業科學院橡膠所研究員李維國認為,良種換代,能夠解決農民生計,甚至解決一個產業的問題,“要把種源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精細化基因測序,像“設計”般精準育種;人工氣候室冷凍,把抗寒試驗放在一個小屋子里解決,快速篩選材料;拓展種質資源收集范圍,比如去安第斯山脈發掘新材料;面對勞動力短缺,研發機械化智能化割膠設備,降低人力勞動強度……自覺“不能一直在‘大樹’下生長”的第三代橡膠科研人員,不斷創新研發思路,進一步拼齊橡膠育種藍圖。

  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我國天然橡膠產業在三代人奮斗下,歷經多次技術升級,目前已跨入世界先進行列。1983年以來,我國橡膠種植面積從700多萬畝擴大到1700多萬畝。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牽頭培育的8個新品種,在新植膠園使用占比超過80%。

  利用新品種天然橡膠,不斷完善加工工藝,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的天然橡膠產品,逐漸走向高端應用。該院橡膠研究所已成功研發出C919、ARJ21等型號飛機輪胎的專用天然橡膠。這些輪胎專用膠也通過24款飛機輪胎的動態性能試驗驗證,有的還成功完成了高原條件下的試飛。

  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橡膠研究所研究員桂紅星說,如今“熱研7-33-97”等新品種產出的天然橡膠質量,可與東南亞主產區優良品種的質量相媲美,完全符合高端用膠要求。此外,研究所目前還在研制高鐵減震器、重卡輪胎等高端膠、專用膠產品。

  歲月流轉,山河巨變。儋州聯昌試驗站的百年老樹,根深葉茂,無病蟲害,每年正常開花結果。

  一棵樹的遷移和繁育,足以改變人類的歷史進程。中國人引種、培育橡膠樹的腳步從未停歇?!拔覀兊南鹉z樹育種事業仍將繼續。這棵‘樹’,也將更加蒼翠茂盛?!备咝律f。(記者柳昌林 陳凱姿 羅江)

【糾錯】 【責任編輯:王雯君】
91精品国产免费久久国语蜜臀_久久er99热精品一区二区_18禁黄网站无码无遮挡免费
    1. <acronym id="p9olg"><label id="p9olg"><listing id="p9olg"></listing></label></acronym>
    2. <td id="p9olg"></td>